投稿

甘肃电影产业多元化发展多渠道宣发之路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焦炳琨 时间/2016-04-20 20:03:39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五年中,甘肃电影得到了飞速发展,完成了从胶片电影向数字电影的整体转换,实现了拍摄、制作、发行、放映、经营、管理等全产业链的数字化,全行业步入数字电影时代

《锁麟囊》剧照

《百团大战》剧照

《黄天厚土》剧照

《甘南情歌》剧照

《金色曼陀罗》剧照

《金色曼陀罗》剧照

“十二五”的五年,是中国电影大发展的五年。据《中国电影报》载,全国电影院数量从2800家发展到6100家,银幕数量从9296块发展到3.1万块。2015年全国电影总票房达440.69亿元,城市影院观众人次达到12.6亿。

同全国一样,五年中,甘肃电影得到了飞速发展,完成了从胶片电影向数字电影的整体转换,实现了拍摄、制作、发行、放映、经营、管理等全产业链的数字化,全行业步入数字电影时代,从而大大推动了甘肃电影的生产。以2015年为例,全省全年报备37部,完成摄制8部,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甘肃电影摄制量的总和。

电影制作的快速发展也对电影发行提出了新的要求,如果发行不能适应制作飞速发展的要求,就有可能成为制约电影发展的瓶颈。这个问题,在我省已露出苗头。

为此,行业主管部门通过嘉峪关国际短片展、西部类型影视剧本工程建设等多种手段,在提高创作质量、开拓市场的同时,对电影发行多元化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与农村院线牵手。甘肃飞天农村数字电影院线有限责任公司所推行的影片发行、机制、体制、技术及服务改革,已被命名为“飞天模式”在全国进行推广。该公司在本土电影发行上,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果。比如兰州西部盛强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拍摄的类型电影《金色曼陀罗》,由于具有很强的可视性,半年时间发行放映6万多场次,在全国2997部电影中排名第178位,创造了我省农村电影放映场次之最。目前,我省已有多部本土电影进入该院线,如《锁麟囊》《甘南情歌》等。

与央视合作。甘肃风行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是我省与央视电影频道合作的一家民营影视机构。他们广泛征集剧本,优中选优,然后与电影频道合作,请优秀的导演,严把质量关。两年中,他们先后合作拍摄了《甘南情歌》《耳蜗》,均获得央视电影频道电影百合奖优秀故事片奖一等奖。《甘南情歌》还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他们合作的第三部影片《黄天厚土》已拍竣,正在后期制作中。

借助网络平台。网络是一种潜力巨大的播映方式,不仅可以把电影播放出去,还可以把制作过程同时传播开来,以吸引更多的观众。我省大河传媒有限公司与苏州电视台合作拍摄的青春片《煎熬岛》就是一部网络电影。兰州市文联、兰州市广播电影电视艺术家协会和兰州浩发影业联合拍摄的网络电影《朋友圈》已首映。这是一部青春励志片,剧组信心十足地表示,网络点击量要力争达到500万次。兰州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汪小平说:“我们计划以后每年拍二三十部网络电影,让全国观众看到不一样的兰州。”

与院线联姻。胶片时代,影片进入院线最大的开支是制作拷贝,一个拷贝要花1万到1.5万元,但都由各省电影发行公司买单;影片的宣传费也不高,所以当时影片进院线,没有太大压力。如今不同了,尽管电子拷贝便宜很多,可进院线的宣传费却动辄高达数百万元,很多小成本电影制作人只能望而却步。可是影片不进院线,制片单位就很难进入良性循环。在省委宣传部的支持下,我省本土电影《腊月的春》于2014年进入院线试水。

原甘肃省音像出版社社长孙静,以创客闻名,是个敢吃螃蟹的人。为了打进院线,她采取与万达院线联合投资的合作方式。如果成功,将为我省电影进入院线打开新的突破口。

大小并蓄。发行渠道有大有小,不管大小都代表着一个观众群体,比如电视台。目前设有电影频道或影视频道的除中央电视台外,还有北京、上海等地的电视台。他们的播映量虽然不是很大,但是拥有较为固定的观众群,因此不能忽视。再比如,面向部队官兵发行影片拷贝。近年来,我省影视制作机构将上述单位列入重点发行单位,有的摄制单位已在上述单位发行成功。

民间发行。这是随着文化体制改革的深入而出现的一种全新的发行方式,是主流发行方式的有益补充,尽管发行人数不多,资金也很少,但是他们在影片发行上所发挥的作用却不可忽视。早在2006年,一个叫吴金辉的庆阳农民开始了电影的民间发行。他带着放映机走村串户去放映胶片电影《大山深处的保尔》,收到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也得到了省、市、县的大力支持。从此,吴金辉走上了民间发行之路。他先后买了两辆汽车、两台放映机、两个可容纳600-800人的流动放映大棚。刚开始,他和妻子一起去放映,后来事业发展了,他就聘用人员去放映。截至目前,由他摄制的《我和妈妈》等三部电影已放遍平凉、庆阳两市的大部分村镇和学校,观众超过20万人次。

创客薛孔生,也是一个民间发行人。他和吴金辉不同,自己不拍电影,只搞电影的发行与放映。凡是院线下线的影片,他看好的,都会买下,然后组织放映。薛孔生发行的影片全是主旋律,比如纪录片《永远的焦裕禄》、电影《百团大战》《开罗宣言》《甘露》等。他说:“我是一个普通百姓,懂得少,可我记住一条,凡我发行的电影,就要给大家传递正能量。”

从2009年开始,薛孔生通过分成、买断、分账等方式,在甘肃、宁夏、陕西、内蒙古发行放映《杨善洲》等各类主旋律影片和《人命如天》等科教片400余场。今后,甘肃本土电影的发行放映,将成为薛孔生的工作重心。

当然,民间发行也存在一些弊病,比如不规范、难以管理等,已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

电影发行是一门科学、一门艺术,有自己的规律和个性,因此在发行上一定要强调因地制宜。电影发行是需要宣传的,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早已过去。著名导演张艺谋每次拍出新片时,都要在全国造势,无非是为影片发行做铺垫。小成本电影玩不起这些“花样”,没钱是一个原因,但更主要的原因恐怕还是缺乏宣传意识。

目前,在省委宣传部的扶持和引导下,在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和省文联的具体组织下,甘肃电影发行的多元化格局已逐渐形成,并在摸索中前行。我们坚信,随着渠道建设的日趋完善,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甘肃电影将会在多元化发行中脱颖而出。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甘肃文化产业网立场!甘肃文化产业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甘肃文化产业网的追责。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