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挖掘兰州文化符号 助推敦煌文博盛会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林梅村 时间/2016-08-10 09:36:26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是一项由国家支持的、多学科相结合研究中国历史与文化的重大科研项目。该工程已在世界范围内的学术界引起巨大反响。

大河无声  刘恩军

◀ 蝴蝶纹瓶—————马家窑文化—石岭下类型

◀ 水波纹瓶—————马家窑文化—马家窑类型

◀ 星空纹罐—————马家窑文化—边家林类型

◀ 人形罐—————马家窑文化—马厂类型

◀ 人头盖罐—————齐家文化—

——于坚诗《入境遭遇》节选    

高原上埋着彩陶

有些花纹的含义至今未破

落日下的平原也是金黄的

巴比松画派从未调出过这种色

在河南渑池发现彩陶之后,中国现代考古学奠基人安特生(JohanGunnarAndersson,瑞典地质学家、考古学家)经过精心准备,于1923年6月21日到达兰州,自此日起,一直到1924年10月返回北京,安特生始终都在以兰州为中心、半径400公里的范围内寻访探考。对此次甘肃(含青海部分地区)考古的成果,安特生在随后印行的《甘肃考古记》的导言中颇为自得:“此次甘肃考古为期两年(一九二三至一九二四年),足迹所涉,几至甘省大部,所得结果颇出意料所及。盖不仅器物丰盈之仰韶遗址为吾人所获,而多数前古未闻之重要藏地亦竟发现,其中完整之彩色陶瓮多件,类皆精美绝伦,可为欧亚大陆新石器时代末叶陶器之冠。”

安特生之后是夏鼐。继之,是裴文中;继之,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组织的多次文物普查和遗址挖掘工作。经过20世纪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对秦安大地湾和天水师赵村、西山坪遗址的发掘,中国彩陶文化的整个谱系在甘肃基本接续完整了:这个谱系绵续时间近六千年,涵盖了多个人类族群,其历史跨度之长、影响范围之广、文化类型之丰、交变承续之紧、艺术成就之高、遗存数量之多,当属中国乃至世界之最。

彩陶,何物也?

彩陶,是器,或手制,或模制,或轮制;成器者,或为瓶,或为盆,或为罐,或为钵,或为壶,或为鼓,或为铃,或为盂,或为豆,甚或为杯,为鬲,为埙,为镯。

彩陶,施色,或红色,或黑色,或棕色,或白色,或单色,或间色,或杂色;定色而绘,或为点,或为线,或为叶瓣纹,或为豆荚纹,或为花卉纹,或为鱼,或为蛙,或为鸟,或为羊,或为鹿,或为狗,或为人面,或为人体,或为女阴,或为山岳,或为水波,或为太阳,或为星空,或为八卦,或为字符。

彩陶,浴火,陶窑烧成温度低则七百,高则逾千;浴火者陶也,浴火者亦人也;浴火的洗礼,始为陶,继为铜,终为瓷。

彩陶,何义也?

彩陶,形而上也。经过漫长的旧石器时代,童蒙初开的远古人类,藉由器,藉由色,藉由火,打开了人类的心智,夯筑了文化的基石,点亮了文明的曙光。

彩陶,用彩绘器物的容量和表情,孕育了洪荒时代中国文明的胚芽——是觉悟的自然观,是觉悟的生命观,是觉悟的宇宙观,是觉悟的宗教观,是觉悟的哲学观,是觉悟的审美观……是维度,是气象,是风格,是特质,是品格。

一代考古学大师苏秉琦在《中国文明起源新探》一书的开篇写着这样一句话,“我从考古学上探索中国文化和文明的起源是由彩陶和瓦鬲开始的”;诗人于坚则说,“中国文明是从玩泥巴开始的,大道之行始于陶!”

从彩陶遗址分布和出土彩陶收藏总量两个指标衡量,甘青接壤地区堪称中国彩陶文化乃至世界彩陶文化的中心。以兰州为中心的黄河中上游流域彩陶文化,是史前中国内生性的本土文化和外来文化融合交变的产物,也是研究史前文明最可信、最清晰、最典型、最精彩、最完整的器形系统和符号系统。由此可以想见,安特生在渑池发现彩陶之后径直奔向兰州,或许正是判断只有兰州及周边地区才符合大河文明和大通道文明(权且称为史前丝绸之路)的交汇条件吧。

近百年以前,以世界一体视野考量中国文明起源的互动观念已经萌芽。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考古实证资料和考古研究成果表明:中国和外部世界的联系并非起于张骞出师西域,在中国文明躁动于母腹之时,史前丝绸之路就已经将“中国之前的中国”和外部世界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广义的丝绸之路不仅仅成就了汉唐盛世,也成就了中央之国在世界东方的蓬勃升起,成就了中国文明兼容并蓄的博大胸怀。

当我们追溯史前丝绸之路可辨识的路径时,当我们寻找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的接续联系时,当我们识别中国文明瓜熟蒂落的典型特征时,所有这一切,都绕不开以马家窑文化和齐家文化为代表的黄河中上游流域彩陶文化。

在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开幕之前先期举办“大河之光——黄河彩陶文化峰会暨文物精华展”,正是为了推动丝绸之路的重新认识,正是为了寻找黄河文化和丝路文化的有机联系,也正是为了在“一带一路”的时代高地树立我们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

这些寂寂无声的彩陶是史前中国曾经的喧哗、亢奋和沉思,他们从来不曾失语,从来不曾死去。当下,在此,就让我们凝视他们,倾听他们,默想他们。

大河之光锐词条

【丝绸之路】

李希霍芬于1877年在其著述的《中国》一书中首次提出“丝绸之路”的概念。关于提出这一概念的具体语境,2012年12月科学出版社出版的《西域文史》(第七辑)给出了几个重要信息:其一,李希霍芬承认这个概念的形成主要是受到了亨利·裕尔《东域纪程录丛》以及薄乃德所译中国文献的影响;其二,李希霍芬的“丝绸之路”有单数概念(路线)和复数概念(路网)之别,单数概念就是通常画的那条翻越葱岭的路径图,但李希霍芬对是否必须通过帕米尔再经撒马尔罕和费尔干纳提出了疑问,基于当时最新的俄国人所做的地理勘查,他感到早期丝绸之路上的商人有一条更为直接的道路,从大夏向东,经过帕米尔—阿赖山脉,在《中国》一书中李希霍芬更多地采用了丝绸之路的复数概念;其三,在《中国》一书中,比起Seidenstrassen(丝绸之路)这个词,李希霍芬更愿意使用Verkehr(交流渠道)、Strassen(大路)、Hauptstrassen(主干道)或Han⁃delsstrassen(商路)这些名词。   (邵晓平整理)

【中华文明探源】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是一项由国家支持的、多学科相结合研究中国历史与文化的重大科研项目。该工程已在世界范围内的学术界引起巨大反响。《science》杂志有一期专门介绍探源工程。同时,哈佛大学、伦敦大学等一些国外研究机构也参与了课题研究。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使得国际学术界开始重新审视以中华文明为代表的太平洋西岸社会复杂化进程与文明进程。对重塑中国国家形象和文化软实力的提升,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初步形成了对中华文明探源及其早期发展的总体认识——对中华文明形成的时间、地域、过程、原因及机制和早期中华文明的重要特征等重大问题,提出较为系统的认识,形成有关中华文明的理论;扩展视野,探讨中华文明与周边地区文明化进程的关系,进而通过与世界其他古代文明的比较研究,总结早期中华文明的特点及其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地位,丰富人类文明起源理论。

甘肃是研究中华文明起源的重要地区,系统研究甘肃新石器时代彩陶文化和史前丝绸之路,是中华文明探源今后需要侧重的一个方面。(本条目撰写人王巍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

【彩陶之路】

彩陶之路,就是距今5000多年以来形成的以彩陶为代表的中国西北地区和中亚之间的文化交流通道。彩陶之路上中西文化交流的主要方式,当为人群的移动和交融,贸易在其中所占比重很小,与丝绸之路有别。约距今5500—4000年,中国西北地区的家羊、黄牛、小麦、尖顶冠形符号、锯齿纹彩陶、舞蹈纹彩陶、陶偶、权杖等可能从中亚地区西传而来,反过来,中国的彩陶文化也差不多同时渐次分南道、北道西行,最西影响到费尔干纳盆地和克什米尔地区。中国和西方的彩陶文化,都主要是在当地农业文化基础上发展而来,早期中西文化交流在多数时候都是双向互动的过程。(本条目撰写人韩建业为中国人民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青铜之路】

青铜之路与丝绸之路是一对相辅相成的概念。五千年前环黑海地区率先进入青铜时代,然后向四周传播,四千年前传播到了中亚和东亚。青铜之路活跃于夏商周三代,几乎没有文字记载,主要是由西向东传播青铜技术与游牧文化。丝绸之路繁忙于汉唐宋元时代,史不绝书,主要是由东向西传播丝绸与定居农业文化。两者先后相继而方向相反。研究表明青铜技术的传播并不是孤立的现象,而与羊、羊毛、牛、牛奶、马、马车、小麦等物种和相关技术的传播密切相关。青铜之路将欧洲和东亚纳入了以西亚为中心的古代世界体系,丝绸之路又加强了东亚与西亚、欧洲的联系。只有将丝绸之路与青铜之路相结合才能全面系统地理解欧亚大陆文化的形成及其相互交流与互动的历程。(本条目撰写人易华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

【玉石之路】

把新疆昆仑山系和甘肃祁连山系联起来,将和田、敦煌、瓜州和肃北马鬃山、嘉峪关玉石山、临洮的马衔山等,联系起来看成一个西部美玉资源的整体。其空间定位是一个约有二百万平方公里范围的西部玉矿资源区:东西距离长达2000公里。在这个区域里生活的人群,古代是少数民族为主。《管子》中说“尧舜北用禺氏之玉而王天下”,过去百思不得其解,如今已有豁然开朗之感。从举世罕见的西玉东输运动的四千年历程看,重新审视华夏文明的玉石神话所驱动的资源依赖现象,是这一条将中原国家政权与西部玉矿资源紧紧连接起来的传播通道,以诸多支线的路网形式存在,并非一条固定不变的线路。在3000年前周穆王就走过此路,此后大量的和田玉输入中原,直到清代末年也没有停止。这条路在现代语境中才首次衍生出由德国人李希霍芬命名的“丝绸之路”。看这条路上的重要关口叫“玉门关”,就可明白:文化重新自觉之后,应该用中国话语来看待这条路线。(本条目撰写人叶舒宪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神话学会会长)

【史前丝绸之路】

公元前2世纪,张骞开启了丝绸之路。这条东西交通孔道途经中亚沙漠,故称“沙漠之路”。从考古发现看,东西方文化交流最初是从欧亚草原开始,时间可以追溯至史前时代,故称“史前丝绸之路”。两河流域古代居民驯化的绵羊、山羊、黄牛、印欧人驯化的家马,以及西方冶金术等,沿史前丝绸之路相继传入中国。另一方面,黄河流域古代居民培育的粟(小米)、加工的玉器、彩陶文化,以及丝绸等,则沿史前丝绸之路传入西方。(本条目撰写人林梅村系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甘肃文化产业网立场!甘肃文化产业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甘肃文化产业网的追责。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