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甘肃姚守中:古老铁匠技艺最后的“守艺人”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骆陇霞 时间/2017-03-21 16:33:00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大火炉里引上火,手拉风箱呼呼作响,火苗伴着节拍欢呼雀跃,锤声叮当铁花飞溅,炙热的铁器放入清水,“哧”的一声白烟腾起……打铁是一种传统锻造工艺,机械制造业一路高歌,这门老手艺已濒临失传。

铁匠姚守中在煅烧

▲铁匠铺里满满当当

▲打制好的成品

开篇语

制陶、刺绣、泥塑、木刻、打铁、剪纸、扎灯笼、刻葫芦、唱鼓子、耍社火……这些古老技艺,你还记得多少?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生活方式的变迁,原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老技艺已渐行渐远,成为远去的文化记忆。

大火炉里引上火,手拉风箱呼呼作响,火苗伴着节拍欢呼雀跃,锤声叮当铁花飞溅,炙热的铁器放入清水,“哧”的一声白烟腾起……打铁是一种传统锻造工艺,机械制造业一路高歌,这门老手艺已濒临失传。在定西市安定区景泉乡,记者几经打听,找到了方圆数百里唯一的铁匠师傅姚守中。

那些年,一个铁匠铺能养活一家十口人

姚师傅的铁匠铺是间不足10平方米的土胚房,有两个巨大的通风口,椽檩和墙壁被烟熏得乌黑。屋里最显眼的,莫过于用土泥垒的大火炉和桐木制手拉风箱,旁边是一个用生铁浇筑的铁墩子,叫做“铁砧”。中间立着两柄20多斤的大铁锤、数十把规格各异的铁钳子。打铁用的原料、工具以及边角废料等让屋子显得满满当当。正面墙上钉了三条木板,摆放着大大小小数十样铁质成品,方便需要的人前来选购。

铁匠师傅姚守中今年53岁,他从15岁便开始跟着父亲学打铁。姚师傅说,父亲从小拜师学艺,后来又将打铁的手艺传给了自己。他的父亲姚福汉是老一辈的铁匠师傅,因年事已高近年不再打铁。姚师傅家的铁匠铺辗转搬了两次,算起来已经经营六十多年了。

“以前景泉有好几家铁匠铺,如今只剩下我这一家了”,姚师傅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前,打铁这个行当十分吃香,铁匠铺前总是门庭若市。村民对锄头、铁锨、镰刀、镢头、铲子等农业用具需求量很大,也有不少人前来打制菜刀、锅铲、剪刀、门环等生活用品。“生意好的时候,经常忙得饭都顾不上吃,整天围着炙热的火炉转,肩膀上总要搭条毛巾不时擦擦汗。”

姚师傅说,那些年铁匠铺生意红火,能够满足一家十口人的吃喝用度,“这个铁匠铺子,养活了我们一家子人啊。”近些年,农用机械普及,种地的人也少了,姚守中的铁匠铺生意明显萧条,很少有人再打制铁具,只有一些老主顾偶尔给铲子“抹生”、给菜刀“加钢”等,只能挣个零花钱。

打制一件铁具需要十几道工序

虽然生意少,但每天天刚蒙蒙亮,姚师傅就骑着摩托车,从家里赶到铁匠铺,早早燃起炉火,这是他多年的惯例。点燃一小堆秸秆,撒上一层碎炭渣,拉几下风箱,风钻进炉膛,飘出一股白烟,随即窜出了火苗。

如今,很少有人打制铁具了,“抹生”是姚师傅接得最多的活儿,即在高温下抹上一层生铁,让磨钝的铁器变得坚硬锋利。选料、盯火候、抹生铁、反复捶打、再淬火、磨口……对铁匠师傅而言,“抹生”属于“小活儿”,这个最简单的工作,就需要六七道工序,更别提打制一件全新的铁具了。

姚师傅在熊熊炭火中放入需要“抹生”的铁铲和生铁块,盖上用“耐火土”制成的“盖火”,不断拉动风箱,高温迅速将铁块染得通红。姚师傅用铁钳夹住生铁块,将融化的生铁均匀抹在铲子前端。等烧得差不多了,姚师傅左手用铁钳夹起铁铲放到铁砧上,右手拿着小锤快速敲打,“要不断烧,不断敲,直到均匀平整”。接下来就到了很关键的一步——淬火,滚烫的铁铲放入水槽,一股白气瞬间腾起,姚师傅管淬火叫“过钢水”,足见其重要性。随后,姚师傅用简单的工具对铲子边缘进行了裁切打磨,还不忘顺便紧一紧铲柄。

火候的掌握和淬火技术是最考验铁匠技术的,由长期经验积累而来,正所谓“熟能生巧”。姚师傅介绍,锻打的过程中,通常由师傅敲小锤,学徒抡大锤。师傅的小锤又叫“响锤”、“主锤”,敲到哪里,学徒就打到哪里。恰到好处的火候,毫厘不差的角度力度,大锤小锤轮番上阵,一阵叮当叮当声过后,坚硬的铁块变幻出各种形状。在铁匠师傅手中,小到一枚铁钉,大到各种农具,都是这样手起锤落间锻造出来的。

老手艺后继无人不忍扔下摊子

从最初拉风箱、抡大锤,到独当一面掌小锤,38年的光阴让姚守中的手上布满了伤痕和老茧,也成为了一个“老铁匠”。父亲年迈,姚师傅独自撑起了铁匠铺,如今,并没有年轻人愿意学这门手艺。

姚师傅说,锻造铁器这样的大活儿一个人没法干,至少得有两个人互相配合。只是很少有人需要打制大物件儿了,铁匠铺里的大铁锤也许久没有用过了。打铁工具不断进化,姚师傅的铁匠铺中也添置了电焊机、切割机等现代化设备,焊接、切割、打磨等工作很大程度上被电器所代替。

姚师傅每天奔波于家和铁匠铺之间,到了农忙时节更是疲于顾及。即便如此,只要有人来找他修理铁具,他都会骑上摩托车赶回铁匠铺,“人们有需求,还能想到我,不能不去。”姚师傅说,铁匠铺生意冷清,好几天都卖不出一件小家什,只有一些老主顾偶尔光顾。物价飞涨的年代,姚师傅的价目表却没怎么变过,给铲子“抹生”只要3元钱。

姚师傅不忍心扔下这个经营了大半辈子的铁匠铺,他无奈地说,“没人学打铁了,恐怕这门手艺在我手里要失传了。”虽然打铁并不赚钱,但姚守中依旧守着这个摊子,守着这门手艺。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甘肃文化产业网立场!甘肃文化产业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甘肃文化产业网的追责。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