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三个女人一台戏》导演许长军:将撤资归责于我无任何道理而言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平丽艳 时间/2017-03-25 13:34:26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三个女人一台戏》承制方——浙江小玩家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在网上公开发致歉信《我们的致歉和期待》,就停机向全体演职人员道歉的同时,将投资人撤资、剧组欠薪的部分责任归咎于该剧导演许长军。

《三个女人一台戏》电视剧宣传照。

擅自改剧本、安排亲属出演角色并增加戏份、要求涨片酬……3月21日,《三个女人一台戏》承制方——浙江小玩家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小玩家”)在网上公开发致歉信《我们的致歉和期待》,就停机向全体演职人员道歉的同时,将投资人撤资、剧组欠薪的部分责任归咎于该剧导演许长军。3月24日下午,兰州晨报记者与许长军导演取得了联系,对于浙江小玩家在公开信中的表述,许长军导演一一进行了回应。“浙江小玩家的说法完全是断章取义。我想声明一点,和剧组的场工一样,导演包括艺术总监也是打工的,只不过大家的岗位不同、酬劳不同而已。浙江小玩家将资方撤资归咎于我和郑晓龙老师没有到剧组,无任何道理可言。”

关于"承诺":郑晓龙能否来剧组不是由我决定的

浙江小玩家在公开致歉信中提出,导演许长军违背承诺,导致艺术总监郑晓龙未能露面,资方撤资,剧组欠薪。正在整个事件顺利推进的时候,许长军导演的承诺始终未能履行。许长军导演明确告知剧组:郑晓龙老师2月份不能前来剧组,将于2017年3月上旬来陇西参加新闻发布会。但是这一等的结果是,郑晓龙老师一直未来剧组现身。因为本剧除了许长军导演再无人有资格联系艺术总监郑晓龙,而此时,许长军导演仍然打着郑晓龙老师的旗号,不断对剧组提出新的条件,使剧组内部形成了对立,制片部门敢怒不敢言。处于此种情形,其他出资方相继撤出,致使剧组资金断链,剧组的380多位工作人员跟着受苦讨薪。

对此,许长军导演表示,郑晓龙导演作为艺术总监,和甘肃华盛文化影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肃华盛”)签订了艺术总监聘用合同书。记者在甘肃华盛与郑晓龙导演签订的合同中看到,“鉴于乙方郑晓龙在行业内的影响力,甲方甘肃华盛尊重乙方郑晓龙的体力和宝贵的工作时间。乙方确保在甲方计划拍摄的电视剧《三个女人一台戏》剧本研讨、前期筹备、拍摄片场以及后期宣传发行等工作中,累积出现10个工作日以上即可,如果时间允许,乙方愿意出席更多的工作日。”许长军导演说,不知道浙江小玩家在公开信中表述的“承诺”应该作何理解,郑晓龙能否来剧组不是他能够决定的,浙江小玩家将投资方撤资归咎于郑晓龙未现身,他们这种靠名人押宝的方式吸引投资人,完全没有任何道理。许长军导演还透露,去年10月,小玩家公司董事长、本剧制片人李晓伟等对外发布策划书,图文并茂把郑晓龙说成是总导演、总监制,已经违规惹怒了郑晓龙和与郑晓龙签订了独家导演合同的乐视公司。

关于剧本:导演二度创作改剧本很正常

浙江小玩家在致歉信中表示,自开机之后,各出资方纷纷伸出援手,陆陆续续邀请了很多投资方到剧组商谈。为什么没有资金进来呢?因为他们发现,许长军导演打着郑晓龙艺术总监的旗号,将一部好好的剧本改得七零八落,失去了原作的艺术性和完整性,一部时尚青春剧,生生有了乡村爱情故事的感觉。剧中,许长军导演的弟弟许长影出演“翟三叔”角色,编剧的原剧本中并没有此角色,导演亲自给剧本加了一条副线,增加了“翟三叔”和娟子以及几个保洁的角色,拍摄中不断给“翟三叔”加戏,“翟三叔”从头贯穿到尾,每集都有,让主角们的戏被副线随意肢解。

许长军导演对此解释说,他是北京电视艺术中心的职工,和郑晓龙一样是编剧出身,而且从导演的角度讲,在二度创作中对剧本进行修改很正常。去年11月23日,许长军就接到制片人李晓伟的进组通知,投入剧本修改和筹划等导演前期工作,在陇西一住就是三个多月,连春节都没能回家过年。“我进组的时候,编剧韩非子的剧本才写了10多集,后来就是她写一集,我改一集,剧本按李晓伟要求要完成一共是36集,而且到这部戏停机我还没改完所有剧本。郑晓龙老师早先发表过意见,好的电视剧不能丢了中老年观众,而且李晓伟也同意将原来的悬浮剧改得更加接地气,加入小人物和喜剧线,原来的剧本中是有‘翟三叔’这个角色的,戏少,我本着李晓伟的初衷,的确给‘翟三叔’加了戏,对人物进行了丰富,增加了一条爱情线,如果说我‘乱加戏’,还给刘恺威扮演的男一号加了剑道馆、扮佐罗等许多戏,又给‘反一号’金芊芊添加了大量的戏,没有人提出异议。现在因为‘翟三叔’是我弟弟扮演,他们才拿来说事。制片人是有权对导演的创作提出异议的,但是从我进组改剧本到停机前,李晓伟从来没有对我改过的剧本和拍过的戏表示过不满意。”

对于自己的弟弟出演一事,许长军表示,剧组演员短缺,弟弟是国家一级演员,制片方也找不到更合适的演员,匆匆开机,好多演员等于是来救场,包括“金芊芊”的扮演者,李晓伟催我让她快点来,连演员合同都没有签订,也没拿到一分钱片酬,返程的机票都是我给买的。

关于片酬:涨片酬是保护个人利益

浙江小玩家在致歉信中还提出,在制片人全力以赴为本剧融资的时候,许长军导演不顾剧组面临资金链断裂的严峻局面,在新的资方介入之际,提出将自己的酬金由6万一集涨到9万一集的要求,美其名曰“考验新的资方的实力与能力”。最终先后来的几拨投资人都惊呆了,只能无奈离开。

许长军就此回应,“我想说明的是,浙江小玩家所说有几拨投资人有待确认,但是坐下来和我与华盛影视公司谈判的只有接盘方北京星易和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称‘北京星易和’)。”许长军说,“去年3月30日,我和甘肃华盛签约签订电视剧导演聘用合同后,只收到合同的预付款,进剧组后的三个月时间再没有拿过任何人的一分钱酬金。最初和甘肃华盛所签订的合同,是一直要到完成后期制作的,合同暂定30集,最终的集数以发行许可证的集数为准,甘肃华盛最终按每集人民币6万元的标准支付酬金。但是在和新的资方北京星易和谈判的过程中,他们明确表示导演拍得不好可以随时撤换,为了保证我个人的权益,我才提出每集的片酬为9万元,也只是写在纸上,后来没人来与我进一步商谈,当时我还同时提出了让使用包括摄影、灯光等原来合作的团队,条件不止一条,甚至有保证李晓伟的制作人职务的条件。后来是原与我签订导演合同的甘肃华盛影视公司与北京星易和谈崩,却将责任推到我个人身上,有失公平,而且我也从没说过‘考验新的资方的实力与能力’的话。”

截至3月24日晚10时记者发稿时,制片人李晓伟还未在陇西现身。目前仍在陇西苦苦等待的该剧制片主任黄文明告诉记者,李晓伟说今天(24日)会到,但我们没等到他的出现,陇西县联合工作组今天(24日)已经来过剧组对此事进行调查。黄文明说,这几天陆续有演职人员离开,目前剧组滞留陇西的还有200多人。兰州晨报将继续关注此事的最新进展。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甘肃文化产业网立场!甘肃文化产业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甘肃文化产业网的追责。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