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崛起的甘肃80、90后诗人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张子艺 时间/2017-03-29 14:42:46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甘肃青年诗人都是单纯的诗歌的赤子,他们是诗歌的希望,是可以传承西部文化,也可以传承中国诗歌文化的使者。

3月可踏春,3月还可吟诗唱和。1999年,在巴黎举行的教科文组织第30次大会决定宣布3月21日为世界诗歌日。

新世纪以来,90后诗人迅速成长并逐渐获得诗歌界的关注,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近日著名评论家杨光祖也以“崛起的甘肃80、90后诗群”为题,就这种文学现状进行了阐述。

在这个春天,我们也希望能用笔触,勾勒出这个群体微微颤动的翅膀,去发现他们,品味他们,去感受属于他们的内心世界。

甘肃80、90后诗歌群:小荷已露尖尖角

“2015年11月份,我去敦煌市讲学,正好遇到了第二届甘肃省青年诗会,十多位80、90后诗人,从全省各地齐聚敦煌,包括甘肃省民族师范学院文学院的几位大学生。这些青年诗人,我大都认识,那几位来自甘南合作的学生,是我当年在那里讲学时期的学生,多年不见,已是小荷初露尖尖角了。”杨光祖向记者谈起了他感受到的甘肃新生代诗人集体开始露面的最初。

2016年3月,收录了甘肃省十二位90后青年诗人诗作的兰州“青年患者”系列诗丛由四季出版社出版发行。他们分别是拾谷雨、诺布朗杰、西克、赵文敏、庄苓、鬼鱼、阿海、乌痖、树贤、邯冰、诺杨、郭良忠。该诗丛由苏木素出品,作家弋舟作序。这十二位年轻的兰州诗人,他们以“青年患者”自居,他们用诗歌来抒怀,用诗歌来自述病情。

作家弋舟打趣说:“病得如此雷同,简直是对万千病象的侮辱;而病得如此默契,谁又能说不是团伙的温暖?病便病吧,患者们就别琢磨怎么患了个流行性感冒。因为,这只能归咎于——空气、传统、青春,乃至某一部分‘诗歌病’的规律性的本质。”

诗歌从来都是与青春有关的倾诉,也只有青春才可以解释这一切。学者谭旭东进一步解释说:“做诗歌的患者,也不是一件坏事,诗歌是一种文明病。”

杨光祖:

他们有让人感动的热情和躁动

杨光祖说,新世纪以来,诗歌越来越趋于边缘,几乎到了不被人关注的程度。但是读这些青年的诗,却能感觉到他们的热情和躁动,何况他们躁动得让人感动。

如果说2016年出版“青年患者系列”是甘肃省90后诗人首次集结,那么实际上,无论是此前还是此后,他们都呈现出相对独立的自我风格。

在杨光祖的印象中,“庄苓的诗,流畅、唯美、大气,有一种唐代边塞诗的激越,还有悲情。他来自天水,这个盛产诗人的土地,但他某种意义上却超越了天水的世界,他的视野是大的。他以前的诗,更多的是写故乡,写兰州他的日子,关于段家滩,关于他的爱情。而此次推出的这一组诗基本都是写河西,写敦煌,是他大学毕业西去敦煌,在那里生活、绘画的记录。当2015年11月份,我在敦煌的街市上碰见他,我们游走在夜晚的敦煌,我发现他已经融入了敦煌的街市,那些铺面里,很多老板已经是他的好友,他在几家铺子里,都有了自己的床位,晚上可以居住在那里。他似乎真的成了敦煌的王了。这一点当时让我很是吃惊,并感叹。90后的庄苓有着同龄人少见的成熟,当然还有才华。”2013年,20岁出头的庄苓就获得了第五届黄河文学奖青年奖。

频频获奖他们是传承诗歌文化的使者

“这口井据说已有八百年之久

河道改了之后,井水苦涩,但依然

养活了这个村子和邻村数百人

他们舌头坚硬,爱吃黄米糁饭

血液带毒,他们把斗子垂进去

在井沿子上跳舞”

这是2016年获得第六届黄河文学奖青年奖的冯树贤的一首诗《那口老井》。“在树贤《流亡》《我拒绝》《冬日的一天》等诗里,西北人的直率和坚韧再次表露无遗,诗人开始采用宣谕式的句式,句子短促有力,不容有回旋余地。在成志达的大多数作品中,也具有同样的决绝。我想,这依然是和西北的地理环境有关,长空与荒原的无尽,让你一眼望去,事物无所遁形,只能从生存的幽暗处站出来,站入‘澄明之境’。”著名评论家马永波在《从经验到形式: ——90后诗人成志达、树贤、庄苓诗歌读后》这篇文章中也用独特的表述介绍了年轻诗人冯树贤的作品。

此外,郭良忠获得过“第二届全国诗歌散文大赛‘星光杯’奖”“第六届冰心文学奖银奖”,诗人阿海获过“光华诗歌奖”,西克获过“包商杯诗歌奖”“野草诗歌奖”,拾谷雨获得2015全球华语大学生短诗大赛一等奖,“首届‘金光大道’校园散文诗大赛三等奖”,阿天获过“野草诗歌奖”,西哑获得“首都高校原创诗歌大赛一等奖”“2015中国·邯郸大学生诗歌节一等奖”。来自外界的奖励,对这些诗人来说,是珍贵的认同感。

“诺布朗杰的《藏地勒阿》、诺扬的《一切都在生长》、西克的《医药系》、拾谷雨的《午间的蝴蝶》、阿海的《隐身术速写》、邯冰的《存在者说》、乌痖的《一些不成样子的记忆》、鬼鱼的《麋鹿》、庄苓的《出使敦煌记》和赵文敏的《世事遥远》等,都是很优质的创造,他们的诗里有远离尘嚣的宁静,有甘于寂寞也执着追求的胆识。”学者、著名诗人谭旭东说:“他们的风骨,他们的气质,都是西部的,都粗犷里有柔和,开阔里有细腻,率性里有坚韧。这些青年诗人都是有良心的孩子,都是单纯的诗歌的赤子,他们是诗歌的希望,是可以传承西部文化,也可以传承中国诗歌文化的使者。”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甘肃文化产业网立场!甘肃文化产业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甘肃文化产业网的追责。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