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长城内外是故乡:寻访甘肃陇西秦长城散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狄东阳 时间/2017-12-15 08:56:19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向南径直通过香泉镇,就上了通往陇西的宽敞道路。真的,现在除了通讯的快捷迅速,就是道路的联通畅达,这实在是时下最便于出走行程的理想捷径,更是人生走南闯北问鼎天下的心想事成。

笔名乌龙川人,甘肃定西市安定区中华路中学高级教师,出版诗歌散文集《心灵的家园》。

□资料照片

□资料照片

午间艳阳和煦,竟是出行最好的时间,我们到了清溪,还在为长城岭的不确定茫茫然也,而热炕上的的网络搜索却是天助神扶一样令人茅塞洞开、豁然畅朗。

向南径直通过香泉镇,就上了通往陇西的宽敞道路。真的,现在除了通讯的快捷迅速,就是道路的联通畅达,这实在是时下最便于出走行程的理想捷径,更是人生走南闯北问鼎天下的心想事成。

车子在山的脊梁上恣意撒欢,犹若一只丰腴的大白鲸在和暖的天地间无阻无碍、尽心尽力地畅浪遨游。应该已经到了陇西的种和乡了吧,眼前右手边山梁上的残垣堡寨,又成为我们驻足登临的第一站。踏着干枯的草径,沿山坡而上,清风微凉,身心舒爽,似脱缰的马,感觉了自由、放旷之可贵。山坡沟壑里的村庄、人家闲散着,绝像西庐老人的《山水册》,更多了几分苍茫、深邃,而缺失的雨水霜雪却永远是大山深处硬硬的伤痛。

上到山头,转了一圈,才找到了一个低矮得仅容一人出入的洞门,走进堡子仔细查寻,大家共识这个门洞应该是后来才凿开的,原先应该是四周封闭的暗堡。从堡内东南西北曾经有过房屋建筑,且房前都有一眼井或窖来看,也许这就是进入堡子的暗道,也许还可以起到一旦有人进到堡子,便可阻止立刻冲进房间的作用。许多的也许、猜测实在叫人费了许多周折,周折之余我不知道是应

该敬服古人,还是替古人担忧?其实我更想知道的是到底是谁让人们想了这么许多的办法?究竟是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实际上答案是简单的,无非是安全、生存吧。这样一想,就感知古代人们的生活确确凿凿不容易哦,竟也成了我的疾症纠结。

见着眼里这样平坦宽绰的柏油路,心里颇不宁静,很像车窗外起起伏伏连绵不断的山峦,真的,在茫茫邈邈之间难于分清世事的是是非非。懊,沿着山弯从远处就可以看到又一个山巅上的堡寨了,前边也是屋舍俨然,按照导航可以肯定是福星镇。倘若,我说倘若能在这样一个窄狭的路口树立一个更明显的标志会很好的,不过错过了再折回来进去又有何妨。

车停在半坡的空地上,在寻寻觅觅里找到了向上的小路。实际上,在伸腰展腿的一瞬间,我已经惊愕得失声大喊大叫了,不断指着东北折向东南山梁上连绵不绝、蜿蜒游弋的土墙,正在晌午的阳光下、湛蓝湛蓝的天空里舒展奔腾、龙飞凤舞,这不就是长城吗?不就是我日思夜寐的故乡的长城吗?猛然,我感到我已经到了长城,到了长城的脚下,仿佛经历了多少个世纪才第一次结结实实地走进了长城以内。

忐忐忑忑的心意、怨怨怼怼的情绪,也嗔怪了古人的不公,怎么如此比邻却有内外之分呢?也罢,业已听到有人在高高的墙头说:车那边能上来的。就是西边有车路的,也是堡子的大门方向。从外观看完全是个堡寨的样子,而在墙里边修筑了庙宇,庙门就镶嵌在寨墙上,门楣名曰福星雷庙寺院,字可由右而左古读,落款公元二00八年却先左下向右结束,甚是风趣。庙官很是热情,说这就是长城,是长城的一个烽火台,全国各处的人都来哩。他先引领我们看了半圈,墙体十分完好,接着让我们在庙外庙里的一个个殿里上了香火。

北边大殿西侧有一人一举手的宽宽的城墙,有木梯可以登临而上,伫立高高的古老的长城烽火台上,极目远眺,心怀激荡,群山万壑犹如愤怒的波涛,在天地之间演绎着历史潮流,岁月无恙,生灵何辜?只是更多的贪婪者私欲膨胀,攻城掠地,据为己有,有什么呢?不过是一抔荒冢和烟消云散,谁还会认得石头上的子丑寅卯?

这里的长城依山走势,与皑皑黄土融为一体,只是长城以内明显高于原来的土地,长城以外坡陡悬差很大。至于长城的显眼、一看便知,除了清清楚楚的夯土层而外,再就是它的墙壁上没有生长野草及虫害的显著痕迹,这也是土建长城历经几千年风风雨雨而依然雄踞苍山峁梁的奇迹缘由吧。许多人说筑长城用的土都是用硕大的蒸笼蒸过的,可想其工程之浩繁、之浩大、之浩迈,实实在在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在人类建筑史上的杰出创造。至于孟姜女哭长城的事成戏成文一传再传,仅仅是对男人的思念情深义重吗?

至于修筑长城的根本目的我想就在于拒绝别人,不要把我的好东西抢走;就在于阻挡别人,不要随便到我的地盘上来溜达;就在于警告别人,不要和我往来,这就不免有些画地为牢了,这是否与我们千百年来的闭关封锁的思想一脉相承呢?《史记·匈奴列传》的记载可以为证:秦昭王时……宣太后诈而杀义渠戎王于甘泉,遂起兵伐残义渠。于是秦有陇西、北地、上。地面散布新石器时代马家窑文化彩陶、素陶片及较多的庙宇残砖断瓦,并有少数秦汉粗绳纹瓦残片。其为一郡,筑长城以拒胡。

是啊,对于只有棍棒刀剑骡马的年代,一点土埂、一土高墙真的就够了。然而,魑魅魍魉的狼子野心是能挡得住的吗?试看历朝历代,包括世界级的战争贩子,他们心里想的是把所有的土地、财物、人畜占为个人所有,让所有的人们被奴役、受诚服。因此,堵、挡、围、圈绝不是最好的办法,只有疏导就像水流,会在各自的渠道里涓涓流淌,最后终将会归于大海。

硕大的夕阳已经在并不遥远的西天的山上如鲜血般频频颔首,我们也走出了长城,就是长城以外了,顿时一种怅然若失的心绪剧烈袭来,很感慨我们的祖先实际上的狭小和拘囿。尽管我曾经认为历史没有错误,那么究竟错误的是什么呢?是世上扭曲了的人的心灵的病态和些许偏颇的体制以及一些变本加厉之徒的卑劣无耻、暴戾恣睢吧!

暮色更加浓重了,看着一个山弯又一个山弯次第点亮的灯火,我心想这些山弯就是黄土高原的聚宝盆,人们世世代代栖息繁衍,既接地气又和大自然相互容融,正是人类生活最清洁、最干净、最舒适的乐土。可能现实的人们表面趋鹜砖石水泥,而内心深处却更加想望泥土草木。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怎么了到了齐家营村、又过了高峰村,原来我们刚才一不小心路过了渭源地界,正是:半日走三县,乡关泪涟涟;轻风惹心仪,故土怎个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甘肃文化产业网立场!甘肃文化产业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甘肃文化产业网的追责。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