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甘肃金城历史追忆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达文梅 时间/2018-01-31 09:10:04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2013年,在兰州雁滩黄河岸边,一组霍去病跃马扬鞭率军西征的群雕,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里,那飒爽威武、气宇轩昂的姿态,吸引了无数游人驻足观看。只是这位英雄犹如一颗耀眼的繁星,年仅23岁就悄然陨落,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2013年,在兰州雁滩黄河岸边,一组霍去病跃马扬鞭率军西征的群雕,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里,那飒爽威武、气宇轩昂的姿态,吸引了无数游人驻足观看。只是这位英雄犹如一颗耀眼的繁星,年仅23岁就悄然陨落,实在令人扼腕叹息。两年后,在兰州市西固区金城公园,一座李息将军依马而待的巨幅雕像矗立在中央广场,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两位英雄跟这座城市又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两千多年了,那段波澜壮阔的铁血岁月早已落下了帷幕,但这两位英雄仍让人们铭记于心、念念不忘,因为他们是这座城市最初的缔造者。

翻开这座城市古老的一页,尘封的记忆如同洪水开闸,从历史的河道喷涌而出。古老的黄河从青藏高原倾泻而下,在古城西固与湟水河、庄浪河相汇,它们滋养着这片土地,成为孕育生命的摇篮。远古时代,这里气候温和、土质肥沃、植被茂盛,适合人类繁衍生息。夏、商、周时期,这里为羌戎游牧民族活动区域。推开汉帝国关闭的重门,这里演绎着无数将相金戈铁马、逐鹿中原的故事,这里诉说着无数英雄驰骋疆场、碧血黄沙的故事。

公元前141年,汉武帝刘彻登上了皇位,汉帝国的中央集权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经济上休养生息,国富民强。但外交和军事上的羸弱,却使国家被北方的匈奴袭扰了几十年。匈奴始终是萦绕在汉武帝心头的噩梦。他们疯狂地劫掠富庶安定的农耕国家,每年侵扰汉朝边境,杀戮汉朝的官员和百姓。面对匈奴的一再挑衅,汉武帝终于下定了全面反击的决心。

公元前121年,汉武帝为打通西域商路,控制河西走廊,派骠骑大将军霍去病西征。那是一个凄冷肃杀的春天,壮志凌云的霍去病率领一万名骑兵,快马加鞭来到黄河古渡口边(今西固一带),手中握着张骞提供的河西走廊地图,他要从这里渡河,完成他的历史使命。于是,惊心动魄的河西之战就此拉开了序幕,寂寞荒凉的戈壁滩上,骤然间战马嘶鸣,杀声震天。

与此同时,被晋升为汉帝国关内侯的李息,也与他的部下来到了蜿蜒曲折的黄河边。他此行有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为霍去病的精锐骑兵,寻找可以通行的渡口,并在此地建立一座攻守兼备的军事要塞。历经戎马征战的李息,那时已年过五旬,满头华发,他不辞劳苦,辗转奔波于黄河沿岸,最终选择了一片宁静的河谷作为理想的渡口。从此,黄河岸边这个原本平凡的渡口不再平凡。

公元前121年即将结束的时候,历经三次河西之战的霍去病和他的精锐部队纵横驰骋,终于全线打通了河西走廊,被击败的匈奴,唱着悲凉的歌退出了那片肥沃的土地。而此刻,在李息和他的部下日夜筑垒的号子声中,荒凉的黄河岸边,奇迹般地诞生了一座高原之城:北城门朝向滚滚东流的黄河,南依巍巍南山,城东数里处有蜿蜒梁泉(金沟)自南山向北注入黄河。这座高原之城就是当时的“金城县”,也就是今天的西固,是兰州历史上第一座城池。李息希望它“固若金汤,城池永固”,称它为“金城”。《史记·大宛列传》载:自此,“金城河西西并南山(今祁连山)至盐泽(今新疆罗布泊),空无匈奴”。这是历史上最早出现的金城地名。

岁月如梭,四十年后,到了公元前81年,这座城池在汉帝国统治下,与周边地区共同组成“金城郡”,一片繁荣。

又经过了多年的悠悠岁月,至汉宣帝神爵元年(公元前61年),平静的河水突然变得暴躁起来,湟水河畔弥漫着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为平定湟水流域羌人造反,七十多岁的赵充国不顾年迈,率一万骑兵至金城,渡过黄河,征讨叛羌。征战期间,赵充国三上屯田奏,他的屯田政策得到了汉帝国的空前重视,也得到了士兵们的拥护。曾经他们是塞外呜咽的苍狼,如今山河依旧,更改的只是一代王朝。多年征战已使他们疲惫不堪,于是,他们脱下战袍放马南山,化剑为犁辛勤劳作,过起了丰衣足食的生活。(屯田范围:今青海省湟源县东南到今兰州市永登县河桥镇之间)

历史的风云依然动荡不安。东晋孝武帝太元十年(385年),陇西鲜卑族乞伏国仁聚部落十余万人,趁前秦苻坚淝水之战新败,脱离前秦,自立为王,(在今榆中县)筑勇士城,史称西秦。太元十三年(388年),国仁死,其弟乞伏乾归继位,迁都金城,称大单于、河南王。他整合胡汉各种势力,击败来犯金城的后凉部队,使西秦势力达到极盛。寂静的金城又一次喧闹起来。不过,西秦国都在金城存在了仅仅八年,便复迁都苑川勇士城。

时光流转,金城县城池经历两汉、魏晋、十六国的经营,于西魏时因县废而城湮。此后,金城逐渐向东转移,从西固平原转到了皋兰山下,于公元581年,置“兰州”。

朝代几更迭,山河依旧在。黄河岸边的西固平原,就像一个装载了无数记忆的老人,深邃而沉默。在金城县城池繁华落尽后的几百年里,他再次见证了无数英雄在这块土地上披荆斩棘、策马扬鞭的豪情,见证了这里一次次战火纷飞,朝代更迭的沧桑巨变。

北宋时,兰州是以军事为主的州。宋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为防御西夏侵犯,沿河修筑了东关堡、皋兰堡、阿甘堡、西关堡(今西固城)等十多个城堡。西关堡就在今西固城一带。金哀宗正大三年(1226年),今兰州市黄河以北被西夏占据,西关堡成为党项人的屯兵据点。八年后,到金哀宗天兴三年(1234年),强大的蒙古族势如破竹,占领了兰州。他们骑着宝马,手持长缨利剑,似流沙般奔泻而来。饮血的刀剑斩断河流,劈开山峦,矗立在西固平原的西关堡如吹弹可破的薄纸,经不起一张弯弓,瞬间便成为断壁残垣。

春秋数载,乱云飞渡。明弘治十二年(1499年),兰州卫指挥使周伦匆匆上任,来到今西固一带,眼前的古城令他大为震惊,战乱多年,这里一片荒凉。为遏制漠北鞑靼进犯,周伦即刻令将士、民众在西关堡废墟上修建城堡。经过四年的昼夜奋战,一座恢弘的城堡拔地而起,史称“西古城”,意为兰州西部古城之意。

“西古城”建立后,又过了三百多年,到清同治二年(1863年),绅士摩登选号召民众加固重修西古城。经过多年战乱洗礼的古城,又恢复了昔日的繁荣景象。城外有护城河,城门之外有瓮城,四周高墙围护,如若敌人攻入瓮城,就会立即陷入包围之中,成为瓮中之鳖。古城正南方为三官殿,正北方为祖师殿,东南角为象征文化星官的魁星阁。西南角为火神阁。城内有三街十八巷,遍布亭台楼阁,假山水榭。这里城楼巍峨,四方角楼稳峙。钟鼓楼、魁星阁、火神阁装点城郭,金瓦琉璃,非常壮观。

只是命运之神虽然可以预测生死,占卜未来,却挡不住阳光下寸草的潦生,挡不住慢慢山河的浮沉起落。清同治五年(1866年),西古城又被卷入了战乱的漩涡之中。城外各村百姓流离失所,大量难民到处乞食,饥饿和杀戮时刻威胁着人的生命,他们纷纷涌进城内避难。西古城“城峻池深,固若磐石”,就像一位伟大的母亲,护佑着这块土地上他的子民,让民众躲过了洗劫之难。灾难过后,百姓虔诚跪地,焚香祷告,感激不尽,以同音异字,改称“西固城”。从此,西固——这个承载着祖先感恩的名字,就这样诞生了,一直沿用至今。

“王榭堂前燕犹在,帝王将相已作古”。两千多年了,多么遥远的岁月,足以让沧海变成桑田。两千年日出日落,岁月轮回。黄河依旧,涛声依旧,似乎在静静诉说古城的兴衰成败。在苍苍茫茫的历史洪流中,西固始终没有辜负金城这个名字所赋予的殷切期望。这座因河而生的城市,在经历了无数次腥风血雨的洗礼之后,蓬勃成长为今日的西北工业明珠,正在向世人诉说着他在这块土地上永不停息的创造。

寒来暑往,金城公园的大门前,摩肩接踵的游人络绎不绝。这里,三月的清晨,有燕子在金城楼顶衔泥筑巢;炎热的夏季,有美丽的小鱼在湖水中嬉戏玩耍;深秋的黄昏,有许多红叶赶赴李息将军的盛邀;凛冽的寒冬,有大片大片的白雪覆盖着西秦宫的瓦楞。

此刻,阳光正好。进入园内,所有的草木都争先恐后地来赶赴一场春的盛宴。枝头朵朵花似锦,园中层层草如茵。念及石碑上谭嗣同的诗句“金城置郡几星霜,汉代穷兵拓战场,岂料一时雄武略,遂令千载重边防”,心中自有一种无言的美丽。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甘肃文化产业网立场!甘肃文化产业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甘肃文化产业网的追责。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