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甘肃华亭高镇村:“陇上窑”的千年荣耀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刘小雷 时间/2018-04-25 11:42:33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华亭县安口镇高镇村,又名窑头镇,是闻名全国的“陇上窑”——安口窑最主要的制瓷基地,作为安口窑陶瓷文化元素最为鲜明、陶瓷工匠最为集中、陶瓷工艺最负盛名的古村落,高镇村2017年被列入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高镇村的独特风景

华亭县安口镇高镇村,又名窑头镇,是闻名全国的“陇上窑”——安口窑最主要的制瓷基地,作为安口窑陶瓷文化元素最为鲜明、陶瓷工匠最为集中、陶瓷工艺最负盛名的古村落,高镇村2017年被列入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1 名气有多大?传承有多久?

今年3月底,我们又一次来到华亭县,经安口镇去往高镇村。四年前的冬天,来到这座小村时寒风凛冽,它给人的印象是一位陶工直接用泥土揉捏而成,色调有些沉郁,带着些许寥落。但这次来,那种“野村”的感觉却不怎么强烈,因为村子里粉白的杏花正盛,蜂扰蝶喧,平添了无限的生机。

杏花疏影里,古村民居依山排布,层层叠叠,错落有致。房子大多是平顶的,可以用来晾晒瓷坯,充满独特的韵味。陶瓷罐罐在这里随处可见,它们或被砌成院墙,或被他用,成为一道奇异的风景。

说高镇村,许多人恐怕不知道,但它的另一个名字——窑头镇,却在平凉周边家喻户晓。

作为安口窑陶瓷文化元素最为鲜明、陶瓷工匠最为集中、陶瓷工艺最负盛名的古村落,高镇村2017年毫无悬念地进入了国家住建部等7部门列入的第四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尽管从行政上来说,“窑头镇”的称号早已被“高镇村”所替代,但是对于大多数当地人来说,“窑头镇”依然有着独特的意义。曾经的村民以窑为业,以窑为生,“窑头镇”的名号也因“窑”而演变而来。

一个村有一个村安身立命的基础。窑头镇的陶瓷制造业,赓续绵延,千年不绝……

在一处山崖前,我们看到一座已经垮塌的废窑残存的一角,在村子里,是一座久叩不开的陶神庙;而脚底下随便一踢踏,便蹦起巴掌见方的瓦砾瓷片,视线所及的所有院墙,甚至是房屋的墙基上都镶嵌着一口口已经残破的粗瓷大缸和陶罐,把光阴的流转、世事的变迁演绎得淋漓尽致。可以遥想当年的窑头镇一带,正是窑场林立,盆钵遍地。青烟直冲云霄,炉火映红天宇。制陶师傅转动飞轮,手中陶泥如旋风般划出道道圆弧,随即捏成了盆钵碗盏。抬匠们赤膊抬着陶罐装运,螺马嘶鸣,人声鼎沸,真是盛况空前。

窑头镇的陶瓷业的名气有多大?传承有多久?两位明代名人在他们的著作里留下了蛛丝马迹。

2 煤火爝爝,陶泥烧结

一位是大旅行家徐霞客。他的游记提到了窑头镇:“所烧土瓷自秦虞瘀父,为周陶正创迄今。”从徐霞客的游踪中,我们难以判断他是否来过华亭,更多的可能这只是他文章中的一处闲笔,但只一笔就足以让华亭熠熠生辉。

另一位是大学者宋应星,在《天工开物·陶埏》中,他品评天下陶土:“凡白土曰垩土,为陶家精美器用,中国出惟五六处:北则真定定州,平凉华亭,开封禹州;南则泉郡德化,徽郡婺源、祁门”,华亭赫然在列。

这让我们知道,在华亭,不仅贮藏有丰富的煤炭,还有质地精良的陶土。煤火爝爝、陶泥烧结,根据遗址的考证和历史典籍的记载,安口陶瓷业的脉络清晰可见:它始自周代,兴于唐宋,闻名于明代。

北宋时,华亭的瓷器生产重点产区是在如今华亭县的砚峡乡。据说北宋天禧、天圣年间,砚峡的青瓷已成为朝廷的贡品。

明代是华亭陶瓷业较为兴盛的时期。特别是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后,窑场又从安口的杨家沟扩展到了砚峡,恢复了砚峡窑。至此,华亭不仅成为全国六大陶土产地之一,还成就了“陇上窑”赫赫声名。

到了清代,华亭的陶瓷业由于兵燹之灾,不仅发展缓慢,而且制作工艺严重衰退,从细瓷生产衰变到民用粗瓷,让人浩然长叹。

即使这样,安口的陶瓷业仍然保持了一定的规模,据甘肃省档案馆保存的民国时期的《甘肃省轻工业调查表》统计,在安口窑经营陶瓷的厂家及店铺就有142家,瓷窑50多座,从业人员3000多人。

上世纪50年代,安口镇公私合营,高镇村大量的瓷窑从此被废弃。现在幸运保存下来的窑址虽然在高镇村仍有分布,但往往被荒草湮没,非当地人指点,难以寻觅。

在高镇村,我们再次见到88岁的范通儒,他是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安口窑陶瓷制作传承人。范通儒笑着说,每一次面对访问,他都要向来人“痛”说家史,记者打趣,谁叫您是安口陶瓷业的“活历史”呢!

老人出自陶瓷世家,四代有22人在陶瓷行业工作。范通儒从华亭县中学毕业后,跟着父亲学制瓷手艺。安口陶瓷工艺中的雕塑、制母、配料、兑釉、注浆、书写、绘画、烧成、烤花、紫砂、琉璃等所有工序都贮存在他的脑海里。

注浆细瓷粉彩大瓷碗、猫头酒壶、紫砂刻花双耳天球瓶……摩挲着自己60年前创作的十几件作品,老人若有所思:“这一辈子制作了很多瓷器,留下了这点,算是个念想。”

3 新“窑头镇”还会远吗?

除了念想,范通儒心里还期盼有朝一日安口的手工制陶业能够复兴。谈话中,他几乎不说现在的地名高镇村,话头一直围绕着“窑头镇”打转。

这样一个因窑而兴、傍窑而建的古村落,何不恢复以前的名字,“窑头”二字虽然并不雅致含蓄,但却朴实无华,一目了然,似乎更贴切、更可靠、更真实、更意味深长,或许可以提醒人们不要忘记千年以来,留存在岁月深处,水土所合、火焰升腾的“窑变”。

其实改变已在悄然发生。

这次在高镇村,我们见到了更多前来游玩的人们,他们兴奋地在瓷缸陶罐组成的院墙边留影,捡到一两枚瓷片,细细擦拭着,如同发现了宝贝。

高镇村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中,重新发掘、整理,从而打造它的瓷文化,已经被提上日程。

华亭县县委报道组组长辛亚说,安口镇已与省建筑设计院签订了保护规划协议,将按照修旧如旧、还原历史、科学规划、分步实施的原则,对高镇古村落进行提升发展,以留存的古窑为中心,打造小吃一条巷、客栈一条巷、民俗商贸一条巷,建造陶瓷文化历史展示基地、写生影视创作基地、陶艺制作基地、农事体验基地。

要不了多久,这里将真正出现一个集文化体验、度假休闲、生态观光、农家体验为一体,民殷村富、繁荣美丽的新“窑头镇”,再现陇上窑的荣光将不仅仅是梦想。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甘肃文化产业网立场!甘肃文化产业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甘肃文化产业网的追责。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