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甘肃临夏八坊十三巷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李辉 时间/2018-06-27 10:37:02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甘肃临夏市的“八坊十三巷”,是一个越来越被世人熟知并心生向往的特色民居群落。

八坊十三巷里精美的雕塑。

马娜、马军在玩耍。

美丽的院落。

八坊十三巷一角。

位于临夏市的“八坊十三巷”,这是一个越来越被世人熟知并心生向往的特色民居群落。

有人去了心醉,于是酝酿着再一次更加倾心的相遇。

有人则在尝试着从远方回来,舍弃既有的繁华和梦想,重新落地生根。

1古味儿

已是黄昏时分,夕阳的斜角张得越来越大。

7岁的小女孩马娜带着5岁的小弟弟马军在巷子里撒着欢儿。姐弟俩出了家门,一抬脚、跑两步,就到了细巷的入口。在玩“滚铁环”、“跳房子”的儿童铜像旁模仿着玩了一会儿,姐姐累了,一屁股坐在铁条凳上休息。“往这儿看,上课啦!”顽皮的弟弟已经站在5米开外的露天讲台当起了小老师,在半堵民宅的外墙齐中间制成的黑板前,弟弟被与他同高的讲台遮蔽得严严实实。为了表现老师的威严,马军一会儿从讲台旁探出个小脑袋,一会儿又跳起来视线穿过讲台,嘴里嘟囔的那些话语已经被自己的笑声和喘气声搅拌成了自娱自乐。

马娜起身向细巷整条巷子跑去,马军在屁股后面紧追不舍。爆裂飞车、冒烟火车、齐天大圣、熊大熊二、犀牛穿墙……一组组绘制在居民外墙上的3D动漫壁画与他们擦肩而过。在拐角处的“司马光砸缸”寓言故事前,姐弟俩抱着画面上正在施救的孩子的腰,“使劲啊!”两个人做了几个来回的动作,笑得前仰后合。

两个人继续跑,马娜最喜欢的北巷就在眼前。满墙翠绿欲滴的植被,点缀其间的五颜六色的花朵以及巷子上空搭起来的星星网灯,都令她沉醉。她坐在最喜欢的一条木椅上,身体向前倾着,幻想着自己就是童话世界里的那个小公主。

马军百无聊赖地起身跑到一块对他来说简直称得上是“巨大”的砖雕照壁前。他把脖子仰到了极限,因为青砖的单一颜色并不如此前他的眼睛所经历的那些丰富多彩,他只是习惯性地数了数照壁中有几条龙,龙头和凤头都藏在哪里,然后就又跑回去找姐姐了。

而此时,在官员巷一处名为“围棋”的砖雕前,入行20多年的赵英才正和工人师傅一起抹缝子。在承接了八坊十三巷的砖雕订单后,赵英才现在的心情开始微妙起来。“这些年到外面去干得多,钱是挣着了,可是心里还是觉得缺了点啥。在家门口就不一样,随时能看见古人留下的好作品。手里还有活儿干,心里舒坦得很。”

2留守者

白少俊家住王寺巷。他的爷爷手里留下的东西厢房,一直被保留着,木质的门窗、地板、床头,早已沁入了岁月的斑驳和萧瑟。

很多时候,白少俊和他的父母都不知道该如何对这座古宅做个决断。继续存在?实在是已经与时代有些“格格不入”了;拆掉重建?多少的亲情往事都与这个空间交融叠加,于心何忍;谈个价钱卖掉?用一笔既得的实惠抹杀祖上的痕迹,无异于心头一刀。

索性,家里的杂物相继就堆了进来。谁也不再有勇气提及此事。

就在此时,一个新的契机来了——八坊十三巷整体规划。

白少俊也开始看到了自家存在的价值,他积极与当地政府部门沟通,希望能够就地把老宅原汁原味保护起来。

3回乡青年

兰州教育学院室内设计专业毕业后,王辉去深圳打拼。之后,起伏沉落的时光里,越来越浓密的思乡情愫涌上心头。

2017年10月,王辉回来了。他说,他不能再纠结下去。因为这一年,就读于西北民族大学的妻子硕士研究生毕业,儿子出生,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必须要给他最爱的人一份安宁。

八坊对于王辉和妻子马皎来说,都是一个不二之选。她甚至以此为研究课题,并以《甘肃省临夏市八坊民居建筑装饰研究》顺利完成论文答辩。

茶餐厅50万元的先期投入,让王辉和朋友在拥政巷租下了一处民居。破草除垢,满目的荒芜中,既定的模样正在走下图纸,跃然于目。一切都严格按照八坊民居的结构和风格,将原生态的古朴主题贯彻始终。

之后,他把收藏已久的老家具、纯手工的织毯都按照民居内相应的位置进行归位。奇思妙想的地方在于,他家的桌子都是老式门板。凹下去的部分,刚好可以置入许多小的摆件。

王逸萱是出生在新疆的临夏人,几年前又嫁回了临夏。她活泼开朗的性格,时尚甜美的装扮,为她的“手工冰淇淋店”吸粉无数。

王逸萱的店面位于八坊最热闹的地方,十几平方米。

店里摆设的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冬不拉乐器,各款手鼓,把这个由多民族艺术元素交织在一起的氛围,打造得极富美感和律动。

不远处的地毯店,就在土生土长的八坊青年马哓家的前院。这些年来,他一直没有真正离开过这里。祖上一直都在做小生意,而做地毯,始于叔叔这辈。

八坊改建之前,他们的地毯铺面在主干道沿街的位置。改建后,天时地利,他们赶紧搬了回来,墙壁上挂的、地面上铺的,尺寸各异的手工或者机织挂(地)毯令人眼花缭乱。

“这种30×30的小凳垫游客最喜欢,方便带走。这也是我们这两年根据游客的需求自己开发的产品。”马哓一边介绍,一边推开他家后院的门,各种花香扑面而来,“这就是我的家,我以前也想着去外地发展,但现在我想着搬出去住在别处,把这里建成一座临夏织毯博物馆。”

王辉、王逸萱、马哓都是30岁左右的年龄,他们都曾向往远方,但最终都摒弃了他乡的繁华,将心安放于此……所有的梦想重新落地生根。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甘肃文化产业网立场!甘肃文化产业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甘肃文化产业网的追责。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