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甘肃军嫂选择了他就要尊重他的职业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杨亚楠 李红军 姜雪伟 时间/2018-08-08 11:28:09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八月一日,在这个光荣的日子,当我们为军人庆祝节日时,更不要忘了一直在背后支持他们的妻子,是她们的默默付出和牺牲,让最可爱的人们安心为祖国,为人民冲锋陷阵。八月一日,向军嫂,致敬。

这些年的不容易

我怎能告诉你

有过多少叹息

也有多少挺立

长夜的那串泪滴

我怎能留给你

有过多少憔悴

也有多少美丽

真正的男儿

你选择了军旅

痴心的女儿

我才苦苦相依

世上有那样多的人

离不开你

我骄傲

我是军人的妻

世上有那样多的人

赞美着你

我骄傲

我是军人的妻

真正的军人

你扑向了风雨

我是你家中

最平安的消息

——谭晶《妻子》

施梅用这样一首歌来形容作为一名军嫂的感受。31岁的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坐在丈夫毛志春旁边,她显得小鸟依人。而这小小的身体里,却有巨大的能量和倔强。

“我上大二时,在朋友的饭局上认识了他。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联系了很久才确定的恋爱关系。”施梅看着毛志春,笑着说,“那时他来学校看我多一点,每次都是匆匆忙忙来匆匆忙忙走,当兵的,假都按小时算。”

人们常说异地恋最考验人,施梅和毛志春也经历了重重考验。“大学毕业我被分配到了中铁七局第三工程有限公司,项目在哪我们就得跟到哪。”回忆起往事,施梅满是感慨,“谈了两年多恋爱,打算结婚了,却遭到家人反对,理由就是他是军人,没办法照顾我,我的工作性质又是这样,长期两地分居,肯定没法过日子。”

做了长期家里人的工作后,施梅总算得到了舅妈的支持,紧接着爷爷奶奶也被他们的真诚打动了,最终他们说服了施梅的父母,2011年,两人步入婚姻的殿堂。2012年,施梅怀上了他们的第一个宝宝,那时她工作已经辗转到了四川巴中,两个人依然是聚少离多,怀孕四个月后施梅才回到兰州,而此时,毛志春接到了北京大学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

“他去北京上研究生,我大着肚子没人照顾,只好回武威老家,产检都是自己去,或者我妈陪我去。看着别人都有老公陪,我心里还是挺难过的。”说起这段经历,施梅眼眶开始泛红。

一直到大女儿到两岁半,两人一直处于两地分居的状态。

说起妻子,毛志春满是愧疚:“结婚在我的老家庆阳办的婚宴,回到兰州待客时跟部队申请了一套公寓房,用两张单人床拼成双人床当婚床,买了一组小沙发,这就是所有家具了。两居室还空着一间,一直到老大出生以后,才又找了两个单人床拼在一起,把我妈接过来照看孩子。现在想想亏欠妻子很多,但她毫无怨言……”说到这,施梅笑道:“那时我闺蜜都骂我是傻子,傻就傻吧,都傻了这么多年了。”

当记者问起妻子的年龄时,毛志春犹豫了一下,施梅说:“他从来不长记性,根本不记得我的生日,结婚七年就给我过了一次生日,连我多大都得想一想。去年我怀着二胎在武威老家养胎,刚好赶上他过生日,我还打电话到兰州给他订了花和蛋糕。”毛志春有些害羞地低下头,自己倒讲起了一个笑话:“大女儿上了两年幼儿园,我接她不超过十次,老师都不认识我,以为我是坏人。”

今年5月10日到7月31日,毛志春只在家待了八天。五月集训,六月演练,七月去重庆参加比赛。

施梅说,家里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不在。6月23日大女儿开始发烧,刚好一点,7月1日小女儿又开始发烧,一直到7月11日小女儿才出院,这时的毛志春还在外地。“作为母亲,最怕孩子生病,而且她们的爸爸不在身边,我那时候真的太无助了,还好我妈和婆婆在,帮我分担了不少”,施梅再次红了眼眶。

他们的大女儿可可今年五岁半,她调皮地叫爸爸“毛哥”,问她为什么这样叫,她说妈妈就这样叫的。一个31岁,一个35岁,他们在最好的年龄相遇,走过近十个年头,他不懂表达不懂浪漫,忘性大还没法照顾妻子孩子,她全然理解全然支持,忙自己的工作还能做一个贤妻良母。她说他在家像客人,他说感谢她的付出和理解。她心甘情愿为他做“傻子”,他有她做后盾,把自己作为军人的职责发挥到最大。

“既然选择了他,就要尊重他的职业。”施梅说出这句话时,脸上满是坚决和骄傲,嫁给爱情的样子,大抵如此,选择时,义无反顾,选择了,绝不后悔。八月一日,在这个光荣的日子,当我们为军人庆祝节日时,更不要忘了一直在背后支持他们的妻子,是她们的默默付出和牺牲,让最可爱的人们安心为祖国,为人民冲锋陷阵。八月一日,向军嫂,致敬。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甘肃文化产业网立场!甘肃文化产业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甘肃文化产业网的追责。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