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我国著名漫画大师方成的兰州之行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王文元 时间/2018-08-27 10:31:47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8月22日上午9时54分,著名漫画家方成因病在北京去世。这个消息让无数漫画人和读者感到悲伤不已,人们说:百岁方成去世,中国漫画界“三老”远去。方成原名孙顺潮,广东中山人,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1946年从事漫画创作。

讲述人:苏朗,著名漫画家,原中国美协漫画艺委会委员、原甘肃漫画家协会会长。

方成百岁生日照片

1957年方成在《人民日报》

方成在苏朗家做客

方成给苏朗的信

方成漫画《武大郎开店》

8月22日上午9时54分,著名漫画家方成因病在北京去世。这个消息让无数漫画人和读者感到悲伤不已,人们说:百岁方成去世,中国漫画界“三老”远去。方成原名孙顺潮,广东中山人,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1946年从事漫画创作。

方成同甘肃漫画界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他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关心甘肃漫画创作,同甘肃漫画人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情谊。今天,就让我们聆听苏朗先生讲述的方成的故事,以缅怀这位漫画大师!

1957年冬天,人民日报国际部的首次见面

方老和我是忘年之交,方老比我大20岁。可以这样说,方成百年,漫画一生,他非常的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没有一点架子,质朴谦和,很有人格魅力,对人好得很!这是方成老师给我的第一感觉,这个感觉让我一直铭记于心。现在,方老走了,天堂里又多了一份欢笑。

我和方老第一次见面,还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大概是1957年或者1958年的冬季,时间记得不大清楚了。那时,我刚到甘肃日报社不久,去北京出差常住在人民日报社招待所。

既然住在了人民日报社,方成等漫画老师,是必须要去拜访的。那时,方老在人民日报国际部,经常上夜班,我去拜访的时候,正赶上他上夜班。此时,他早已是名满天下的大漫画家,而我刚从大学毕业,才参加工作不久,心里面很是忐忑不安。当时他穿着一件工作服,脚蹬一双大头皮鞋,整个一个工人的打扮。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他对我和蔼的很。不过,这次见面也很匆匆,没有说多少话。后来,因为工作,因为漫画创作等等,我跟他见面次数就多了。

不过印象最深的还是2001年9月他的兰州之行。说起方成的兰州之行,还和一个漫画盛会密不可分。那年八九月间,西安举行了一个以“西部的召唤”为主题的旅游、民俗风情漫画大展,方成、李滨声、何韦、常铁钧等诸多全国漫画界人士到了100多人。这个活动,甘肃省漫画学会也是承办单位之一。活动结束后,方成要去新疆。当时,方成已经快八十岁了,我们建议他到兰州转车,休息两天再走,他愉快地答应了。

那时,从西安到兰州的火车要走一晚上,我们两个都是下铺,就面对面聊了大半个晚上,说的都是漫画创作的问题。方老讲,漫画是画思想的,画漫画要关注社会,要关注民生,要有社会责任感,这对我们搞漫画很有影响。方老的漫画作品,绵里藏针,看上去很平和,实际上很尖锐,揭露的都是事物的本质。他的漫画作品《武大郎开店》至今在读者中还有着非常深刻的影响,“武大郎开店”成为人们抨击某些不重视人才单位的写照。

在我家,方老吃到了地道的兰州拉条子

方老到兰州,正是9月初,金秋时节,这是兰州最美好的季节。方老在兰州待了两天,我们陪着他游览了兰州,黄河母亲、中山桥、水车园这些外地游客必到的景点我们都去参观了。然后,我请他到我家里做客,同行的还有贵州、天津的漫画家。游览了大半天,很开心!我问,方老怎么招待你呢?方老说,你们兰州的拉面不是很好嘛?我们就吃拉面。我老伴水天庆就说,我给方老做拉条子。这好!水老师就给他做了一顿地道的兰州拉条子,菜也是兰州人常吃的茄子炒辣子、西红柿炒鸡蛋、洋芋丝……

这顿饭吃得非常开心,方老吃了一碗,意犹未尽,又问:“我能不能再来一碗?”听了这话,大家都乐了。这样,方老又吃了一碗拉条子,这才心满意足。吃完饭,我把家里收集的一些漫画资料让方老看。我主要向方老请教了漫画创作中的一些看法。方老谈了他数十年创作漫画的心得。方老的漫画创作是绵里藏针,爱憎分明。方老说,漫画创作要幽默,艺术创作中,幽默就是一个润滑剂,有利于交往,有利于顺利解决矛盾,清除困扰;使人精神健康,使生活充满情趣。幽默是机智豁达,善于处世。幽默是语言用巧的结果。在漫画创作上,艺术作品中如何融入发现生活中的幽默,方老强调了一个观点——奇巧。方老的漫画人们评述是:酌奇而不失其真,玩华而不坠其实。

火车上,漫画打开了方便之门

在我的漫画生涯中,我也创作了不少的讽刺漫画作品。方老说的漫画创作中的理念,也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方老讲完他的漫画创作理念之后,又进一步谈到了甘肃的漫画创作。方老的话语充满了幽默,我们听了哈哈大笑,却在开心中学到很多。

方老边说边写,那些信手写来的东西,如今都让我们睹物思人,再次感受到了他的幽默。他给我写了一首打油诗:平时只顾作画,不知勤习书法;提笔重似千斤,也来附庸风雅。苏朗兄一笑,零壹年,方成打油。方老的书法,敦厚的楷体苍劲有力,出自颜体,有正大之气!

那天,方老在我家聊了很长时间,我们大为受益。第二天上午,方老就要继续西行,前往乌鲁木齐,我们把他送到火车上。谁知,这个时候,忽然发生了一件谁也想不到的事。方老肚子突然不舒服了,要解手。这可是难题,火车没有开车,列车厕所不开门。去车站厕所,时间又来不及。咋办,我就满车厢找乘务员。后来,找到了一位女列车长,我把情况说了。说是一位老人,是个漫画家,肚子忽然不舒服,水火不容人啊!女列车长一听是个漫画家,她问是谁,我说是方成。列车长听了,方成我知道啊,他的漫画我经常看啊,喜欢得很,我马上开厕所门。这下,方老的问题轻松解决了。我们笑道:这是漫画打开了方便之门。

方老总是很谦和,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如今,我和他之间,有书信的往来,有电话的交流,有作品集的互赠。对于我们的请求,方老总是全力支持,无偿帮助。就在几年前,甘肃漫画学会要成立甘肃水墨漫画艺术院,我还专门给方老打电话,请方老题写院名。果然,过了不久,方老就将写好的院名寄来了。我的漫画作品集,方老也题写了名字。就在他去世前,广州一个漫画家还给我传来了方老唱歌的视频,方老唱了一首儿歌:小白菜呀叶儿黄呀……

前天是中元节,我给父母岳父母烧纸,也专门给方老烧了。就这样寄托我们的哀思,怀念这位远去的漫画大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甘肃文化产业网立场!甘肃文化产业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甘肃文化产业网的追责。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