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古丝绸之路促进了中国古代医术水平的提高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时间/2018-10-08 09:35:00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中医是我们引以为豪的“国术”,其最大特点就表现在药材选择的丰富性上,这些药材有别于近现代西方化学合成的“西药”,相应地称为“中药”。

QQ截图20181008093507

明代《补遗雷公炮制便览》插图“龙脑香”,图中的外来药工正在篾中扫取龙脑。

中医是我们引以为豪的“国术”,其最大特点就表现在药材选择的丰富性上,这些药材有别于近现代西方化学合成的“西药”,相应地称为“中药”。其实,这些中药有不少是在丝绸之路开通以后引入的。如龙涎香、阿勃参、安息香树、波斯枣以及治疗疟疾的金鸡勒、治疗咽痛失声的胖大海……而印度、阿拉伯医生带来的开颅手术等“外科奇术”,更促进了中国古代医术水平的提高。“两目今先暗,中年似老翁”的唐代诗人刘禹锡,在被印度医僧治好了眼疾后,曾专门写了一首《赠眼医婆罗门僧诗》:“师有金篦术,如何为发蒙。”

传统中药里哪些药材是外来的?

《博物志》:“张骞得红蓝花种于西域”

通过丝绸之路引入的外来中药,以印度、波斯、阿拉伯地区及西域为主。最早一批来到中原的亦食亦药植物,如苜蓿、石榴、胡桃、胡荽等,是开通丝绸之路的外交家张骞带回的。明李时珍《本目纲目》中所载药物共分成60类,计1892种,其中相当比例系“外来药”。

凡药名带有“胡”“蕃”“海”“洋”等字的,均是外来药材。如《本目纲目·草部》中记载的、主治“心忧郁积,气闷不散,活血”的番(蕃)红花,便是从波斯和西域传入的。该书引晋张华《博物志》称:“张骞得红蓝花种于西域,则此即一种,或方域地气稍有异耳。”

再如治疗皮肤病极有效果的阿勃参,明慎懋官《华夷花木鸟兽珍玩考》称:“阿勃参,出拂菻国。”拂菻国即东罗马帝国,中国古籍多称“大秦”或“海西国”。阿勃参至晚在唐朝时已传入中国,唐段成式《酉阳杂俎》便提到因为阿勃参疗效极佳,“油涂疥癣即愈”,一度与黄金等值。该书共记有龙脑、阿末香(龙涎香)、西域薝卜花(栀子花)、娑罗(红云杉)、龙脑香树、安息香树、波斯枣(椰枣)等20多种外来药材。

类似上述记录在中医古籍中比比皆是,唐朝时还出现了首部外来药物的医药学专著《胡本草》,很可惜,这本中国古代惟一一本记载外来中药材的医学著作在唐末战乱中亡佚。幸运的是,随后的五代时又出现了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