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高适留在兰州的一首诗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时间/2018-10-15 09:03:26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生长在兰州的人们,或许知道这样一句诗:“湍上急流声若箭,城头残月势如弓。”这句诗在描写兰州地理地貌的同时,也展现了边塞苍凉的景色。那么,你知道这首诗是谁写的吗?

讲述人:王立仁,历史文化学者、兰州市孔子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诗词咏兰州》编辑。

生长在兰州的人们,或许知道这样一句诗:“湍上急流声若箭,城头残月势如弓。”这句诗在描写兰州地理地貌的同时,也展现了边塞苍凉的景色。那么,你知道这首诗是谁写的吗?

高适的西行

这句诗的作者是唐代著名诗人高适。在高适留下的众多诗篇中,这首诗并不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但在描写兰州的诗歌中,这首诗是最能代表兰州独特地理风貌的。这首诗名为《金城北楼》,全诗是这样的:北楼西望满晴空,积水连山胜画中。湍上急流声若箭,城头残月势如弓。垂竿已羡磻溪老,体道犹思塞上翁。为问边庭更何事,至今羌笛怨无穷。

这首诗情景交融,描写了高适登上金城北楼,西望黄河所见所感。我们来看看这首诗,它的首联“西望晴空”、 “积水连山”通过远景的描写,写出兰州的神采,可谓形神兼备,大家手笔出手不凡。颔联“湍上急流”、 “城头残月”则是近景,描写兰州两山相夹,黄河湍急的情景,同时,通过城头残月,映照出当时兰州大地的厚重和苍凉。颈联抒怀,用姜子牙和“塞翁失马”的典故,表达了建功立业的志向;尾联点明此行乃远赴边庭,战乱未息,化用“羌笛何须怨杨柳”句。

说到这里,人们就会问,高适为何要来兰州的呢?

高适(704—765年),渤海蓨(今河北沧州)人,安东都护高侃之孙。高适文学才华出众,尤其擅长作诗。他很有雄心壮志,曾经赴洛阳、长安等地游学交友,参加科举考试,一直到40多岁,仕途上还没有什么进展,但他的诗歌创作却已名满京师。公元749年,45岁的高适应试及第,授封丘尉,这是个掌管缉捕盗贼维持治安的县级官吏,也叫县尉。3年后高适辞职到了长安。就在这个时候,高适遇到了新的机遇。

经朋友推荐,高适要去甘肃的武威,担任河西节度使哥舒翰的幕府掌书记一职。原来这时的哥舒翰,攻占石堡城,打败吐蕃势力,取得非常重大的胜利,唐玄宗授他开府仪同三司官衔,有了开衙建府的权力,事业上如日中天。

而此时高适虽已49岁,但依然有成就一番事业的雄心。就在这样的背景下,高适西出长安前往河西武威,一路风尘仆仆路过当时的兰州——金城。

隋唐的兰州

唐代的兰州,说实话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州县。因为地处丝绸之路的十字路口,地理位置还是非常重要的。

隋唐时期兰州管辖子城县(在今榆中县一带)、五泉县(管辖今城关、七里河、西固一带)。而今永登、皋兰、红古三县区则为广武县,后来广武县也划归兰州。

当时不少人选择了从长安到天水,再从天水到狄道,然后抵达兰州的路线前往河西。到达兰州后,人们从兰州过黄河,沿庄浪河谷北上,翻越乌鞘岭,穿古浪峡,抵达武威。这是汉唐丝绸之路中最为安全的线路,避开了青藏高原和蒙古高原上两大游牧部族的侵袭。

因而在唐代,兰州的交通相当发达,不仅玄奘、高适、岑参他们经过兰州,而且兰州还是当时丝绸之路上的大型商贸重镇,来自中亚的粟特商人建立了从中亚通往长安的商人驿站,从拉姆河到兰州,沿线的城市中都有粟特商人的分布。在隋中后期和唐初,粟特商人曾经在兰州建立了一个大型的商业聚落。

可惜,人们至今还不清楚粟特商人在兰州建立大型商业聚落的具体情况。

那时的兰州城有多大呢?据《续资治通鉴长编》卷136记载,隋唐兰州城东西长约910米,南北宽约454米。那时兰州城内,在今天的张掖路建有庄严寺;在今天的永昌路北段木塔巷一带建有嘉福寺;在今天的兰园一带建有普照寺。

商人、学者、僧侣、军队往来不绝,兰州已经是丝绸之路上的商埠重镇,西亚粟特人在兰州建立起大型聚落,他们除了经商,还种植葡萄、酿造美酒,举办歌舞庆祝和宗教祭祀活动。可以说,当时的兰州城内是很繁华的。

高适满怀对未来的期许,又来到壮观而繁荣的金城,登上高高的北城楼,向他此行的目的地武威方向望去,他都看到了什么呢?

高适在寻找他的目标

站在兰州城头的高适,看到西边的天空一片晴朗无限宽阔,这对于大半辈子仕途坎坷,如今可能面临重大转折,但是前程又无法预料的高适,心中总有些忐忑不安,希望能在金城看到个好兆头。

兰州城“积水连山”的地形特色,胜过图画的秀美山川,让高适一下子豁然开朗。高适想弯弓搭箭,成就一番事业的雄心又开始萌动了。

果然,高适到了武威哥舒翰幕府,他的积极作为受到器重,仕途一路绿灯,三年后被提拔为左拾遗,随后又当上监察御史。“安史之乱”中他紧跟唐玄宗到了四川,因为对局势的正确判断受到重用,天宝十五年(756年)末,高适被任命为淮南节度使,平定永王李璘叛乱,这可就是一方诸侯了。后来高适又担任蜀州刺史、剑南节度使等要职,最后调回京城,先当刑部侍郎,后改为散骑常侍,都是三品的大官,死后赠礼部尚书的待遇,谥号忠,可谓尽享荣耀。与此同时,他的诗歌创作也上了一个台阶,对边塞风光的描写,对戍边将士的歌颂,对战场杀伐的表达,对家国命运的念虑,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比起在四川免官后连家都回不了的岑参;被亳州刺史闾晓丘冤杀的王昌龄;一生潦倒,最后得了个官职,刚上任就一病而亡的王之涣,高适可谓幸运非常了。

高适在兰州城头,看到了希望,给了49岁的他依旧奋斗的动力。从这个角度来看,兰州是高适的幸运之城。千年后,兰州也因高适的一首诗歌而骄傲。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甘肃文化产业网立场!甘肃文化产业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甘肃文化产业网的追责。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