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甘肃省陇剧院参加“中国首届戏曲百戏(昆山)盛典”活动

来源/ 甘肃文化产业网 作者/ 严森林 时间/2018-11-26 09:21:59
甘肃文化产业网按 深秋时节,甘肃省陇剧院编排了一组拿手好戏,由优秀青年演员谭强、赵丹、邵炳德、李歌、权燕婷携《司文郎》《杀狗劝妻》《汉宫惊魂》《失子惊疯》和《滑油山》赴昆山市参加“中国首届戏曲百戏(昆山)盛典”活动,

《失子惊疯》剧照   

深秋时节,甘肃省陇剧院编排了一组拿手好戏,由优秀青年演员谭强、赵丹、邵炳德、李歌、权燕婷携《司文郎》《杀狗劝妻》《汉宫惊魂》《失子惊疯》和《滑油山》赴昆山市参加“中国首届戏曲百戏(昆山)盛典”活动,在昆山的当地观众和甘肃商会同乡也积极迎接陇剧队伍的到来;如此来来往往,送前迎后,你方演罢我登台,剧场里外喜气扬扬,由此引起人们对我国“百戏”的广泛关注。

这项盛典活动从今年十月开始,要连续开办三年,让全国各地的“百戏”在昆山集中亮相,充分展示中国传统戏曲艺术古老而新颖的风彩,特别是各省极富特色的地方戏表演风格样式尽情“亮相”。此举已在国内外传开,难免引发四面八方观众持续的兴趣。甘肃的陇剧人认为这项活动颇具文化创意,是个“金点子”,有效激活各地戏曲剧种院团的传承、创造力,激励着从事“百戏”人众的心志、毅力与情怀。主办单位规格也很高,是由国家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和江苏省文化厅主办,由昆山市人民政府和苏州市文广新闻出版局承办,参演单位系全国各剧种院团和民间演义集团剧社,规模盛大,艺人众多,内容丰实而奇拙。那么,什么是“百戏”,为何在昆山举办,如此“盛典”传递出什么文艺信息?这是很需要深入解读的。

所谓“百戏”即戏曲、杂技、杂艺的统称。中国的百戏源远流长,丰富多彩,高手的奇特表演多存活在各地各族的民间生活之中,不论正史记载还是街言俚语传扬,“百戏”皆是历代艺人们聪明才智的结晶,是中华民族浩瀚历史文化的组成部分,也是社会文明发展的尽情表达。流布在基层形形色色的“百戏”具有非常的样态、趣味与灵动感,给人们留下“奇思幻想”而历久难忘。

百戏杂技在古代,犹如电视手机在今天,是民间最为流行、民众最为喜闻乐见的艺术表演形式。如像马戏、猴戏、蛇戏、龟戏、驯虎、斗鸡、斗蟋蟀、识字犬、调鹦鹉,再如人之口技、鹅茏变幻、攀高登竿、掷绳上天、皮影戏、木偶戏、舞狮子、踩高翘,蹬缸投箭,甚至吸烟也成“耍烟之术”。此术大约从清朝开始,我国在民间出现一种以“烟”为媒介的杂技艺术,称作“烟戏”。有人过寿摆了酒席,请来“术人”表演,以致同乐:“出烟管尺许,烟斗大逾盎盂,盛烟令端,吸一时许。徐起,登高几,吐之,水波浩淼,云雾弥漫。俄而阁楼重重,森开水面,乘鸾跨鹿者纷集。一鹤衔筹,翔舞空际,为海屋添筹之戏。吐毕下几,烟凝结,半日始散”,这便是“烟戏”的表演景象。再如《水浒》中的踢气球、《红楼梦》中的麻雀街旗、《金瓶梅》中的“耍解”、《三国演义》与“左慈戏曹”的故事、蒲松龄笔下的魔术幻技、宋徽宗清明观杂戏,等等,都是中国“百戏”内容种类的文字录载。

千百年来,戏曲艺术可谓正宗的“百戏”,大江南此,不论官庭还是民间皆有其千姿百态的身影展示,“以歌舞演故事”,生旦净丑各怀绝技,而且形成交错互映的表演体系与派路风格,构成为中国“百戏”的主流,也是中华优秀文化“集大成”的舞台表达。今天,“昆山百戏”则主要指的是各省参演的地方戏曲艺术成果。为什么集中到这个地方汇演,那是因为昆山正是“百戏之师”之所在地,即“昆山腔”与“昆剧”剧种的诞生地。

元代后期,南戏流经昆山一带,与当地语音和音乐相融合,经昆山音乐家顾坚的歌唱和改进,推动了它的发展,至明初遂有“昆山腔”之称。明嘉靖十年至二十年间(1531年-1541年),居住在太仓的魏良辅凭借张野塘、谢林泉等民间艺术家的帮助,总结北曲演唱艺术的成就,又吸取海盐、弋阳等腔的优长,对昆腔加以改革,总结出一系列唱曲理论,从而建立了委婉细腻、流利悠远,号称“水磨调”的昆腔歌唱体系。

之后,昆山人梁辰鱼对昆腔进一步研究和改革,他编写了第一部昆腔传奇《浣纱记》。这部剧作的上演,扩大了昆腔的影响,系“戏”与“曲”高度完美的结合,于是文人学士争用昆腔新声撰作传奇,由此“昆剧”诞生了,成了中国“戏曲百戏”之祖,而昆腔“一跃而居诸腔之首”。是故,今天在昆山举办的中国戏曲百戏盛典渊自其源,所参演的剧种剧目剧人自然也有“百戏”朝宗之义。“戏曲百戏”的万千魅力正是在昆山这一带向全国辐射,极大地影响着上至京都宫廷下至边野乡镇百戏的生存与发展。由此,昆山人自然而然引以为自豪,且在今天开掘历史文化宝藏,又担负起自己振兴百戏艺术的“天职”,致令国人敬重。

据载,文化部“全国地方戏曲剧种普查结果”显示,全国现有剧种348个,241个剧种拥有国办专业剧团,其中120个剧种仅有1个国办专业剧团,号称“天下第一团”。还有107个剧种没有专业剧团。有些地方的剧种的确面临消亡的危机。而本届昆山百戏盛典让各种濒危、珍稀的剧种集中亮相,依然是宣示“百戏”的艺术魅力与再生力,有着“抢救”的意谓,除了京、昆、越等大剧种,像左权小花戏、晋中弦腔、黄龙戏、海门山歌剧、高甲戏、蛤蟆嗡、鹧鸪戏、西秦戏、雷剧等等,这些可称作闻所未闻的“非遗饕餮”戏种也相继前来昆山献演,这是很吸引人的。推荐列入其中演出的甘肃稀有剧种是曲子戏、高山戏、半台戏、陇南影子腔,我们真诚希望甘肃的这些稀有剧种前赴昆山能成此行如愿以偿。作为新中国成立之后新生的剧种——甘肃陇剧率先组团赴昆山献礼演出,这当然是值得祝贺的。

自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先后发布《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和《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等文件后,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昆山“百戏”盛典就是在生动体现中央的文件精神。昆山不只有着厚重的“百戏”文化积淀,而且现在是全国经济强县之首,以自己的经济实力反馈文化建设,凸现了昆山人的坚定信念与高尚情操;开掘历史,拓展现实,迎接未来,就是要学习先辈艺人们艰苦卓绝的创造精神,就是在传承我们民族的大智慧,就是在坚定我们进入新时代的文化自信。陇剧不只是在昆山盛典展示了自己的剧种特色,而且也在“百戏”的传承发展中宣示着自己坚持以人民为本,坚持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这是甘肃的艺人们在继往开来的今天所必须牢牢恪守的原则与艺术精神。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甘肃文化产业网立场!甘肃文化产业网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甘肃文化产业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甘肃文化产业网的追责。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